♠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不要忘记

我将身上的水搓干,没事可干,想要让气氛可以缓和一下,正盘算着该怎么开口打破僵局。一下子,却让陽子那锐利的目光盯得我浑身不自在,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让我不得不打消尝试想和她沟通的念头。

陽子,仍然坐在床边,时而望着窗外,时而对我怒目斜视。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和惠美欢愉的歌声。窗外,夜空中,挂着一弯祥和的月,星星一闪一闪,嗯,雨停了。

窗外的宁静,正和陽子的怒火,我的混乱,还有浴室内的欢愉,交错着。在房里,我们几乎动也不动,空气中,却掺杂弥漫着强烈的情绪。爱?恨?喜?怒?知?惑?在彼此间僵硬的互相寻找着一个平衡点。

时间,在繁缛交错的空气间艰难的挤着,挤着走。浴室的门,仍然风不动。陽子,仍然维持着原本的坐姿,和动作。我,仍然硬生生的僵立着,推敲着一样的,层层将我包围着的谜团。

一声尖叫,打破了僵局,打乱了我的思绪。只见恵美围着单薄的浴巾,尖叫着夺门而出。我没来得及反应,陽子一个健步冲进浴室里。恵美则一下子躲到我的身后,像是捉着一根救命浮木般,紧紧捉着我的手臂,嘴里仍然念念有词『油虫、油虫…』(蟑螂,蟑螂…)

只片刻光景,陽子从容的由浴室里走出来,脸上一副王者杀手的骄傲模样。她不屑的笑着,搓拍着双手,大大声说着『大丈夫。』(没事了。)

恵美赤着肩膀躲在我身后,探出头来,如释重负的向陽子道着谢。可是,这一幕显然不讨陽子欢心,陽子的傲气瞬间转化成霸气,她怒气冲冲走过来将恵美拉开,一手扯下厚重的被褥就往恵美身上盖,恵美一个站不住脚,差点就被陽子的力道推得摔到床上去了。

陽子转过身来,对着我开口正要骂,恵美焦急的赶紧将陽子拉着,快速的说着求饶的话,我虽没听懂,可是我知道一定是这样。明显的,陽子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人,恵美肯定比我更清楚,她对陽子也肯定是又敬又怕。

陽子的怒火最终也稍微被安抚了下来,却难消,仍然严厉的斥责着恵美,而恵美也只是连声道歉。同时,半推着将我送到门口,压低声量怯怯的说了一句『明日、忘れないで。』

陽子焦燥的又喝了一声,我们不防都打了一个突,恵美在将房门关上之前再探出头来又说了一次『忘れないで。』我只来得及回应了一声,恵美就将房门关上了。在房门被关上之前,又传来陽子焦躁的叫声。

回程路上,这个约定一直在脑海里盘旋不去。『明日、忘れないで。』

明天,不要忘记。


连接至恵美
♥♥♥With Love♥♥♥

4 个游客散播流言:

EmiLio said...

阳子应该很心疼惠美,或许对她而言,任何接近惠美的人都居心叵测

她想保护惠美

天使 said...

看不懂那些日语啦。。。@.@
大丈夫??
我只是懂dai jiu ka是没关系。。。
对马??

**人家要学日语啦。。。

S型•樱戈子 said...

阳子喜欢她?
她们约好不过要惠美从你身上得利益?

Oracle 欧洛格 said...

emilio:
嗯嗯,是吧。

我想,身份对调,我也会这样。

天使:
哈哈,大丈夫是念dai jyou bu啦。

我后面都有括弧写什么意思。

樱戈子:
哈哈哈,妳要颠覆版?:P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