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自由行

草草咽下了早餐,盘子上七零八落散乱着面包屑、酱料、食物残渣,看来有点可怜。才不管,那么难吃。

阳光逐渐温煦,今天肯定会是一个美丽的一天。小鸟符合着唱起风和日丽的歌儿来,大树小草也摇逸着轻盈自在的舞蹈在迎合着,每一朵花儿都开始了彼此间的争艳斗丽,为了这一个美丽的一天。

我轻便,惠美一伙人则一人拎着一个大包包。车子有点紧窄,偏偏最娇小的惠美霸了最舒适的前座,幸好我听不懂一伙人一连串的抱怨,即使听得懂,我也是偏心的。惠美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向后座一行三人炫耀着,她说什么,我还是一句没听懂,可是后座三个,前座一个,四个女生就这么样在车里闹了开来。

惠美其实也不是第一印象中的那么害羞和腼腆嘛。

简便的夏装,无袖背心,短裤,短裙,似是享受着马来西亚的日光,却各自配着风格各异的墨镜,大小不一的遮阳帽;倒是阳子,确实不怕日晒,顶着阳光闪耀着过人的生命力,连瞪我的眼神都变得更加炽热。我避了过去,转向惠美。

惠美摆弄着相机嘻嘻哈哈的拉着我要拍照,我看着她,差点就笑了出来,只有巴掌大的脸几乎都快被那大大的墨镜和遮阳帽给蔽了过去。她仰起头看着我,娇娇的问着『なに?なに?』我却隔着墨镜,去想像着她那双望着我的大眼睛,在一眨一眨的,然后又禁不住笑了出来。

惠美见我只笑不答,近乎紧抱的用双手握着我的手臂,将重心都摆在我的手臂上,大弧度前后左右晃了起来,自己同时还随之摇晃,扯得我动摇西摆,才又仰头,扁着嘴,重复着同样的『なに?なに?なに?』

我该说些什么呢?单凭我那粗浅的日语,我该怎么对她形容我眼前的她呢?我也只好在她小巧的鼻尖上勾了一下,说了一句『可愛いね』

惠美满足的对着我笑了起来,我确实感觉到,她的那份喜悦,从她一连串,我无法听懂的日语中,感觉到。

是不是能够完全明白对方说些什么其实已经开始不重要,因为文明语言的不通,所以在心灵上就自然会有一种超越言语隔阂无形线,将彼此的思想联系在一起。那种超越语言障碍的,抽像的沟通方式,感觉,很自由,很好,很自由,很好,即使抽像,很好。


连接至恵美
♥♥♥With Love♥♥♥

2 个游客散播流言:

::: 月圓月缺 ::: said...

嗯,
一個眼神所表達的
比言語更多~

Oracle 欧洛格 said...

月圆月缺:
如果有其他的方式,我想也没什么人愿意这样。想说的都说不出。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