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回公主:

◎ 广场连接 14 个游客散播流言

亲爱的公主,

谢谢妳的来信,我一点也不吃惊,虽然妳被关在城堡里,消息却还这么灵通,我想那些什么蟑螂老鼠都早已变成妳的消息传递员了吧?死性不改,到现在都还是喜欢做些黑暗中打小报告的事情。可是没关系,我是宽宏大量的王子,我就原谅他们吧!

妳说的很对,我的生活最近过得的确不错。我想云雀也告诉你晚宴的所有细节了,在此我也就不再多做赘述,不过,我还是要告诉妳,那个晚宴还真不是普通的好玩!美食、美酒、美人、美乐、美好时光……羡慕了吧?长满潮湿青苔又冰冷的古堡石墙,应该一点也不好玩吧?

不要嫉妒,不要羡慕,谁叫我是王子,妳是公主?而且重点是,谁叫我们都是童话故事里的人物?童话故事就是这样,即使王子变成了野兽,或者青蛙,都还是会被安排和公主一起,而妳们这些当公主的,看来也就只能继续落难然后等王子来打救了,活该。

亲爱的公主,其实我都明白妳的辛苦,我也明白我的使命就是要拯救妳(还真是倒霉的使命),而且,既然妳献议要帮我编造这么一个英勇的英雄故事,我的确是已经开始考虑要去将妳从恶毒巫婆手中解救出来的事情了,不过……先等我玩够吧,我现在是Happy-ing,我可不想这么快就Happy Ending。

亲爱的公主,说实在的,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从此幸福快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这么无稽的调调,可是这是童话故事的情节,而我们又是童话故事里的人物,我想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去违抗,所以,不如我们就立定一个协议吧?

我们人前人后可以继续假扮从此幸福快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可是妳不许管我怎么风流快活,不能闹离婚,不能碰我的财产一分一毫,要花钱要挥霍都必须要我批准,那些宫女仆人全部都是我的,没有我允许,妳不能差遣他们,然后……嗯,以后我想到再补充。

而妳,当然就是可以重获自由咯!怎么样?答应吗?现在我是绝对优势,妳没得选,不答应就拉倒,我继续玩,妳继续呆在古堡里等着变老太婆吧!

备注:我才不管有没有巨龙猛兽,反正童话故事里这些东西永远不是王子的对手。
备注二:妳确定妳是美女?
备注三:我不会杀掉巫婆,而且会对她很好,将来如果有一天妳让我不爽,我就叫她对付妳,怎样?好玩吧?

无奈的王子上

连接:至王子(公主给王子的一封信)

至王子:

◎ 广场连接 6 个游客散播流言

亲爱的王子,

近来可好?我想你现在若果不是在绿草如茵的草原上骑着你心爱的骏马飞驰,享受着大地和蓝天白云赋予你的自由,就一定是在神秘幽幽的古老深林中拉弓狩猎,以王子你名不虚传的果敢机智,我想即使再凶猛强壮的狮子也不是你的对手吧?

听说不久前国王才为你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晚宴,四面八方的高官显贵都出席参与其盛,各国的公主也都慕名而至,听说他们都希望一睹王子你的迷人风采。我想那一个晚上一定热闹非凡,有美酒,有舞会,大家应该都很开心吧。

为什么会给你写着一封信呢?因为小云雀飞来告诉我了,最近仙女送了一辆美丽的魔法马车给你,还有八匹精挑细选,全国最高大,最美丽的骏马。小云雀说,坐上这辆马车,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就能够去到世界上想去的任何地方。

亲爱的王子,你知道吗?其实我好想好想能够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在草原上骑马飞驰,好想好想和你一起在舞池里踩着轻盈的舞步,吸引全场宾客的目光。请你乘着你那辆魔法马车来解救我这个一出生就被撇下在这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公主,好吗?

亲爱的王子,你还不来接我,到底是在等什么?你知道吗?在这座长满荆棘的城堡里,到处都是虫啊,蟑螂啊,老鼠啊,蛇啊,野兽啊,还有一大堆不知名的昆虫。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公主永远都要在这种,不是森林就是古堡的地方,孤单寂寞的痴痴等奇迹,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在外面风流快活的都是王子?

亲爱的王子,我听说有些其他公主竟然和野兽啊,青蛙什么的所谓王子配对在一起,简直岂有此理!我们公主应该是这么滥交,这么饥不择食的吗?你要来之前也最好确定自己长得比较像个人样,要不然我在这里要什么野兽有什么野兽,还有巨龙怪兽,也不用劳烦你来了。

亲爱的王子,我从小就被关在这里,听说就是为了等你这个我等了廿多年都还没有见过的王子来救我,我简直就是指腹为婚的凄苦代表人物,命苦啊!而且为什么那些仙女每次来看我,就是闪一下出现,叫我忍耐,然后就闪一下又跑回去她的天堂里享乐?顺手闪我出去,很难吗?就是要把我和你硬凑成一对就是了,凭什么啊!?气死我了!

亲爱的王子,我想你应该不会怕蟑螂老鼠还是猛兽吧?不是的话……那你还躲在你那座金碧辉煌的王宫里等什么?等Happy Ending啊?不想娶我也至少做个样子把我救出去吧!最多我跟外面的人说你打垮了十头巨龙,砍死了廿个巨人,射死了卅头狮子,然后打垮了狡猾奸诈狠毒的老巫婆,这样标榜的战绩,也算够意思了吧?

备注:这里真的没有巨龙猛兽还是巫婆之类的东西……真的没有,你快点来吧。
备注二:而且我是个美女,真的。(童话故事里的公主都是美女,真的。)

饥渴等待的公主上

连接:回公主(王子的回信)

不能睡

◎ 广场连接 8 个游客散播流言

阖上双眼,又睁开,心想着什么,各种琐碎,无以名之的琐碎,到底是什么?

想着早上在路边看到的小猫,吃剩半包的饼干,冷冻在雪柜里的半瓶汽水,浸泡在水里待洗的餐具,发出轻微吱呀声的木门,有点尘土的阳台,有点滴水的水喉,有点铁锈的栏杆,隔壁家的邻居那天晚上吵架的声音。

想着车子的维修日期,还没缴付的账单和欠款,价格越来越高的房地产,萎靡不振的经济,日趋严重的天下乱象,越见频繁的天灾,天下苍生的疾苦,一张一张令人不屑一顾的丑恶嘴脸……

想着想要拥有的奢侈,那次难忘的约会,令人陶醉的呵气如兰,仿如梦幻的明眸皓齿,倾国倾城的笑腼,和滴答滴答不断接近深夜的指针……

不能睡,不是乱想,只是不想睡……很忙,不可以这么早睡,而已。呼……只是很忙。

天下

◎ 广场连接 2 个游客散播流言

大海无垠,青空无际
我要化成蛟鱼傲游天地
狩猎神秘莫测的海龙
探索那海天一色
在碧蓝的怒涛中翻云覆雨

大地无涯,旷野无边
我要化成巨鹏傲游天地
遥望高耸入云的山脉
追逐那无边无垠
在蔚蓝的云海中雄伟壮丽

大海如此宽
许我一个力拔山河的粗犷
大地如此广
许我一个吐气盖世的伟大
天下如此大
许我一个雄霸天下的梦想

人生如此短暂
许我一个名留青史的传记
生命如此脆弱
许我一个永垂不朽的永恒

Because this is what Hero means

◎ 广场连接 9 个游客散播流言

片尾最后一句话:
"He is not a hero, he is a silent protector, The Dark Knight."

and I stood

Because being a hero is always lonely
this is what hero truly means

蝶蝶蝶

◎ 广场连接 8 个游客散播流言

无法解释的神秘,妳,啪嗒……啪嗒……啪嗒的,忽上忽下,在五彩的世界里独树一格,总是如此强烈的牵引着毫无防备力的目光。

到底,妳是不是天神的使者?到底,妳的任务是不是点缀世界?可是为什么妳的美丽如此难以捉摸。可以让我窥看妳心中的秘密吗?妳爱的是娇柔的花儿,还是只想孤芳自赏的炫耀妳精雕细琢的美丽?

到底,妳是不是恶魔的信使?到底,妳的任务是不是迷惑世界?因为这样,所以妳的美丽总是如此的似幻似真。可以让我为妳的美丽沉沦吗?让我和妳一起追逐嬉戏在花丛中,飞翔,却越陷越深。

是不是幻觉?美丽的蝶,在这里,在那里,随处可见的让眼花缭乱更迷乱,仿佛天旋地转,我穿梭花香间,我飞跃矮草丛,一步一步,啪嗒啪嗒,不知疲倦的追逐着啪嗒啪嗒。

想将妳占有。哦!美丽的蝶,就在这里,在我面前。就在这里,在我眼前。就在这里,就在这里。

凌空轻轻一跃,在空中划一个弧……美丽的蝶,我用温柔编织成交错的细线,捕捉美丽的你的美丽。不,不要害怕,妳不会孤独,因为在我心里,有更辽阔的平原,更美丽的花园,更蓝的天空,真的,让妳继续飞翔。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哦!我美丽的蝶。

背包里的快乐

◎ 广场连接 9 个游客散播流言

请小小风儿为我实现
乘风飞向碧蓝天空的梦想
请朵朵白云带我实现
追逐彼岸跨越国界的梦想
请成群候鸟伴我实现
飘洋过海追寻幸福的梦想

背包里装满了快乐的回忆
随我乘风飞向身在远方的你
背包里装满了满满的思念
和我一起追逐身在彼岸的梦
背包里装满了纯净的快乐
伴我飘洋过海追寻我的幸福

我要把背包里装满的回忆带到你面前
我要把背包里装满的思念带到你身边
我要把背包里装满的快乐带到你心里

我要把过去的所有遗憾全部都追回来
我要把过去的所有快乐再次延续下去
我要把过去的所有约定全部兑现
我要告诉你
我的背包里装满了
Specially dedicated to you的快乐

不懂

◎ 广场连接 17 个游客散播流言

你和我前言不对后语
我看着你哑口无语
我听不明白你想说的话题
你却以为我们之间不言而喻

你和我闲聊着话不投机
我对着你胡言乱语
我说不清楚你想知道的事情
你却以为我们彼此心电感应

我说着你听不懂的幽默
你说着我听不懂的心情
一厢情愿以为你会明白
装模作样掩饰我的疑惑
自以为是觉得你能体会
自言自语隐瞒我的无奈

我不懂你,你不懂我
我却不懂你不懂,你也不懂我不懂
我们,都不懂

你说的最浪漫的事

◎ 广场连接 10 个游客散播流言

你不断的说着,不管是开心,不开心,不管是你自己的心情,还是他的故事,或者我们的故事。你不断的说着,一直不断的说着,有时候,因为你的那一句话的会心一笑,我一直都记着。

喜欢你说话的声音,喜欢你说话的语气,喜欢你喜欢的音乐,喜欢你那一个感觉熟悉的话题,喜欢你爽朗的笑,喜欢你有时候感性,有时候理性,喜欢听你重复念出我发给你的简讯,喜欢在空气里有你的声音,喜欢有你环绕在身边的空气里。

我闭上眼睛,让感觉飞荡,用想像力靠近你。在这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有我们的旷野,有我们的高山大海,有我们的无垠蓝天,有你,还有我。

在那一盏小台灯照不到的角落,你在我耳边絮絮细语『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刚刚为你播过的是赵咏华的《最浪漫的事》……在这个美丽的晚上,你是不是也正在回味着你和你的他之间最浪漫的那一件事呢?』

你仍然不断的说着,我仍然静静的听着。我,回味着你那一句让我会心一笑的话,心里想着,那最浪漫的那一件事。

夜阑人静

◎ 广场连接 10 个游客散播流言

在黑夜里搜寻记忆中的你
电台播放着悠悠熟悉的旋律
我静静的听,静静的沉静
现在的你,在哪里?

在夜空中闪烁着熟悉的你
脑海重播着微微泛黄的欢愉
我静静的笑,静静的回忆
从前的你,依然在我心里

能不能让我在这个夜阑人静的时候再一次靠近你?
寒冷的夜雨催化着冰冻人心的孤寂
你那从来就无可抗拒的魅力
如今伴随着孤寂,依然一步步随形

能不能让我在这个夜阑人静的时候假装忘记你?
刻骨的回忆嘲讽着执迷不悟的孤寂
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轻声细语
如今伴随在耳际,依然一步步随行

让黑夜侵蚀我伪装坚强的假面具
让我就这样坠入谷底
让我放肆的,任性的,用力的,狂暴的,狠狠的
思念你
想念你
怀念你

在黑夜里

夜阑人静
电台,依然播放着那首悠悠熟悉的夜曲
你,依然在我心里

成长

◎ 广场连接 14 个游客散播流言

储物房里堆积如山的玩具,蒙面超人,脱了轮的小跑车,遍体鳞伤的绿色小兵,缺了好些块的积木,被胡乱成堆的弃置在篮子里,藉着储物房四十五瓦灯泡的微弱昏黄,尽最后的努力吸引我的注意力。

无敌的蒙面超人歪歪斜斜的躺着。我还记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的英姿凛然就是最令我们这一群小瓜趋之若骛的,任何的怪兽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总是能够绝处逢生。蒙面超人,简直就是唯我独尊的英雄!

蒙面超人的秘密基地里,总有着成堆成堆的守护小小兵。在大门口的站岗兵,在瞭望塔上机警的肖兵,在基地四周埋伏的伏兵,还有勇敢冲锋陷阵的敢死队。

司令官开着超级跑车,在蒙面超人大战怪兽之后,带领着勇敢的绿色小兵冲入怪兽的大本营,将敌人打的落花流水,真是大快人心!

可怜的怪兽,因为常常挨打,都再也不敢出来作怪了,蒙面超人,也渐渐的不再打怪兽,於是天下太平,和平真好,生活也许有点乏味,虽然无敌因此而寂寞。

在这个蒙面超人守护着的太平盛世中,我继续长大,然后很多年之后的一天,在储物房里我看到蒙面超人寂寞的躺着,忠心耿耿的小兵仍然不离不弃的追随着他,虽然他们都受了伤,断了手,断了脚,有好多是连站也站不起来了。而勇敢无敌的蒙面超人,终于也受了伤,记不起什么时候了,蒙面失去了他无敌的超能力。

我甚至记不起,当我不小心折断蒙面超人那一条手臂的心情。

我在昏黄的灯光中发愣,蒙面超人凝视着我,默不作声,我不晓得,不肯定知道那是不是沉默的抗议,或者是乞怜。我轻轻压了电钮,将门掩上,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我不晓得,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成长?

When I need you most

◎ 广场连接 6 个游客散播流言

Where are my passion when I needed it most?
I look into my reflection,
found nothing but an empty soul,
Searching deep, Searching hard,
for what which was mine, but now...?

I was told, not to ever give up, ever let go.
I chose to ignore,
chose to go on a journey I was told, never to do so,
dreaming wild, dreaming hard,
on what which I thought, I clearly know.

I fell, I stood, I smiled, I cried.
I look into my reflection,
and saw your face, whom I misses most,
standing alone, in a isolated hallow.
come back to me, my passion, this is when I need you most.

原来,他不是神

◎ 广场连接 15 个游客散播流言

一直以为,他无所不能。在他宽大的臂膀上,总是闪耀着夺目炫丽的白色翅膀,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守护我的故事。而我,也一直,任性依赖着他虚无缥缈的力量。

在黑夜中,我从来不惧怕黑暗,因为他总是闪耀着柔和的白色光芒,那一对白色翅膀。他总是那么的温柔,释发温煦黑夜寒冷,安抚恐慌和迷惑的温暖力量。最强而有力的依靠。

在怒涛中,我从来不惧怕翻覆,因为他总是无怨无悔的为我遮风挡雨,那一对白色翅膀。他总是那么强而有力,在狂风巨浪中稳住那一叶承载着我的小舟,带领我乘风破浪追逐我那狂傲不羁的妄想。

在黑夜中,在怒涛中,我总是那么理所当然,肆意的消磨他的力量。却从来,都不曾发现,他,究竟会不会疲累;也从来,都没有用心去留意,他,到底会不会觉得孤独?

直到有一天,发现,白色翅膀失去了他最引以为傲的白色光辉,他,已经微弱的再也无法为我照亮世界。他摘下了天使的光环,轻轻的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累了。』

然后走了。他,选择在光芒消失的那一刻,在黑暗中离开,是最后的温柔吗?因为他不让我看到,他的憔悴?

在黑暗中,我发愣……开始嚎啕大哭,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他温柔的白色翅膀,再也没有他白色的光辉,回答我的哭号。在黑暗中,我继续无助。原来,他不是神,他也会累。

守护天使,在完成任务之后,都必须离去,回到天堂,不是吗?可是他没有完成他的任务,就走了,为什么?

原来,守护天使,在疲累不堪的时候,也必须离去,回到天堂。他没有完成任务,就走了,为什么?是因为我让他感到疲累了,是我吗?真的是我吗?是我让他感到疲累了……吗?

原来,他不是神,他只是一个守护天使,他也会累。

小仪的旅程

◎ 广场连接 9 个游客散播流言

在空旷的大地上,小仪走着,东张西望,像是漫无目的,又像是在搜寻着什么。他偶尔停下脚步,抬头望天,是在想什么吗?『天外,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偶尔,在路途中,小仪碰上了巨大的障碍物,他推了一推,很重。他抬头向上望了望,看看左,看看右,似乎不能绕道而行,那么,只有往上攀越了?这么样往上,会不会更靠近天外一点?

小仪一步一步往上攀爬,一步一步走,不时,又抬头望天,似乎,并没有离开天外更接近,即使是站在这一一个巨大的障碍物上。是不是因为克服了的障碍,就不再是巨大的障碍?小仪想着,有一天,他要到达天外。

越过了障碍,小仪继续上路,不知疲累的,一步一步继续走着,继续东张西望,仍然像是漫无目的的在寻找着一些什么。他想找的是不是一个希望?还是一个目标?还是,真的只是漫无目的?

路途中,小仪遇到了同伴,同伴告诉他,在不远处有他一直寻找的东西。小仪高兴的上路,然后他遇到了更多同伴,大家朝着同样一个地方前进,然后又遇到了更多的同伴,大家兴高采烈,继续上路。

一步一步走,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眼前所见,是一块巨大的金黄色,大家一刻都不耽搁,一拥而上,你推着,我推着,他推着,想将巨大的金黄色推动。

大块头同伴在巨大的金黄色周围走着,然后一同出力。大家都在呐喊,都在高声欢呼,都在尽力,巨大的金黄色却仍然动也不动。小仪抬头看了看,似乎看不见巨大金黄色的顶端,沉甸甸的巨大金黄色像是随时都会压下来。

大家都累坏了,大块头同伴这时候出力在巨大金黄色上敲了一下,打下了一小块,交给同伴,大家看了,又兴奋了起来,合力在巨大金黄色上不断的敲着,打着,这时候到底有多少同伴在忙碌着?谁也不知道,只是,大家同心合力,将小块的金黄色,一块一块运走。

终于,巨大金黄色越来越小,变成一小块,一小块,虽然巨大金黄色的看起来仍然是那么巨大,似乎大家费尽一生的力气去敲,去打,都不会影响它的巨大的那般巨大,可是大家仍然不知疲累的继续着,敲着,打着。

终于,巨大金黄色继续越来越小,大块头同伴使劲推了推巨大金黄色一下『动了!』小仪大声喊了出来『再推!』大块头同伴再使劲的又推了一下,的确是动了!

大家都好兴奋,开始一同出力,一同去推,去撞,巨大的金黄色,慢慢的动了,一厘米,一厘米,慢慢的,动了。大家更加兴奋,一起出力,将巨大的金黄色推着,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将巨大金黄色搬动,移走。

在小仪头上的天外,有人在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的是我们,人类,小仪,其实是一只小蚂蚁,是一只工蚁,大块头同伴,是有着一对大钳子的兵蚁。

我们不吃的,浪费掉的食物,是多少生命渴求的?能让多少生命延续的?我们,人类却将之视之为理所当然,将之丢弃,这样对吗?

爱上天使魔鬼的妳

◎ 广场连接 12 个游客散播流言

对妳
我又爱又恨

妳让我哭笑不得
妳让我坐立难安
笑因妳,泪因妳

因为妳的好
因为妳的坏
既是优点
又是缺点

妳让我捉摸不定
是好还是坏?
我开始迷惑

想要追根究底
开始不能自己

到底我爱上的
是天使
是魔鬼
还是妳?

天生不一样的不平等

◎ 广场连接 8 个游客散播流言

天生不一样,能不能平等?她问他,等一个答案『能不能?』

她问他,能不能不要再看不起她,不要再认为她什么都做不来?他说好。她最后怨他没有风度,不肯为她出那么一丁点的力。因为攀高抬重他让她自己出力,都让她自己做。

她问他,能不能不要插手她的事情,不要再觉得她什么都做不好?他说好。她最后怨他没有责任心。因为他不再为她的事情操心,需要帮助的时候找不到帮手。

她问他,能不能不要再要她对他言听计从,不要再觉得他什么都没有主张?他说好。她最后怨他没主见没想法。什么事情都要问她,什么事情都让她决定。

她问他,能不能不要把女人当弱者,不要再觉得她处处需要保护?他说好。她最后怨他靠不住。不肯为她付出更多一点的温柔和关怀,有什么事情都不肯为她出面。

天生就不一样,能不能平等?她问他。他只想怨『我连要求平等的资格都没有,这样,平等吗?』

很多时候,男女之间的不平等,不是不平等,只是天生不一样。可是,也就是因为这种天生的不一样,才会互相需要,互相依靠,互相弥补,相辅相成;或者说,各取所需。

男人,女人,尊敬,并接受彼此的不一样,结束这一场因为天生就不一样延伸出来的男女战争,不好吗?

如果不是因为你

◎ 广场连接 16 个游客散播流言

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一个角落的这一家餐厅,不会变的如此特别。优美,温馨,简单,高雅的气氛,因为你,让它变得如此脱凡不俗,这一家外表看起来如此平凡的餐厅。

桌子上,盘子中摆放着两块小甜点,约莫半寸厚的暗褐色,看似不起眼,却诱惑着视觉;看着,看着,没有让人想要狼吞虎咽的冲动,却会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小口,接着一小口。

缠绕着甜点,一丝一丝巧克力酱,点缀着视觉,点缀着嗅觉,点缀着味觉,入口之际,甜而不腻的在味蕾间穿梭,这么一小块,在舌尖化开,然后散布开来,这轻轻一丝的感动和满足,是甜蜜的味道。

我们侃侃而谈,内容并不重要,我们谈了好久,好多,我们都说喜欢这里,喜欢这样的环境。

被忽略的卡柏奇诺渐渐凉了,它被取走,它被加热,然后回到桌子上,嗯,还是略略带着微温的咖啡最可口,我轻轻搅动着它,温度保持着,话题继续着,我们谈了好久,好多。

那一个水杯,被添满了,又空了,又再次被添满了,又空了,又满了,总是那么适时的的又满了,如果,对着空杯子,话题还能继续吗?我轻呷一口,杯子保持着七分满,话题保持着,我们谈了好久,好多。

偶尔,我们隔着落地玻璃墙,望着窗外,人潮不多,在月光下,在夜空下,无声的笑着,职员在忙碌着,经理,也在忙碌着,嗯,经理,亲力亲为在忙碌着。我们都说,喜欢这里,喜欢这个经理。

我们都很意外,原来一直陪伴着水杯,咖啡杯的那一个人,竟然是餐厅经理。

餐馆职员在忙碌着,收拾着,嗯,夜了,我们聊得太久了,经理送我们到门口,在夜空下,我们聊了好一阵子,不久,不多,但是,我们都很喜欢这里,喜欢这样的环境,喜欢这个经理。

下一回,你愿意和我到这里坐一坐吗?经理告诉我们,餐单里还有很多我们不可错过的项目,嗯,请你接受我的邀请,因为,我们都很喜欢这里,喜欢这个环境,喜欢这个经理。我相信你也会喜欢,我仍然回味那绕齿的一丝丝甜,那沁心的温度,那难忘的经历。

这一个晚上,很不一样,我想这么介绍这个经理『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一家餐厅也只不过是另一家收费有点高,食物,环境不错的餐厅而已。』
D'empire, restaurant
这是一家新的餐馆,D'Empire Brasserie,位于SOHO KL,我们只吃了两块甜点,点了两杯饮料,得到宾至如归的服务。


燕妮——《喜欢这家店》(餐厅的相片连接)
地点:D'empire Brasserie, Jalan Solaris 4, 50480 KL.
Mont Kiara Soho KL,刚刚发展,相当新,不太多人知道,环境优美。不知道yenny怎么会知道这么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原来竟然别有洞天,我们也是去到那边游荡,不知道要在哪里落脚,发现这间餐厅,然后被经理“引诱”进去的。
地图:在地图上还找不到这个地方,不过按这个连接,可以看到隔壁几间的餐厅,找到这里,认着d'empire的招牌,应该不难找到,它在大街旁的角落间而已。

她是我的舞伴

◎ 广场连接 11 个游客散播流言

彼此有默契,有不可思议的互动。在旁人眼中,那一种默契和关系,超越了友情,不只是好朋友,那一种互动,带着微微的暧昧,彼此间有不可思议的关怀。那一些在每一个举手投足之间细微的小动作,你有发现吗?

病痛,欢乐,喜悦,悲伤,忧愁。自然而然关怀,操心,分享,分担。这是一种奇妙的连系,是这么理所当然,就像在彼此间的每一个一呼一吸中,在脉搏一跳一跃中,存在,不可分割。

信任,她知道,她绝对不会被舍弃。她知道,在她最需要支柱的时候,总能够找到那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那一双坚定的承诺着守护,和不离不弃的手。信任,因为倾尽全力的守护,和绝对的默契。

默契,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不需要言语,会知道。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脚步,一个扭身,一个摆腰,当中潜藏着只有彼此才听得懂的暗号。於是旋转,踏步,举手,抬脚,翻身,下腰,每一个动作中都暗示着下一个动作,周而复始,自然流畅。那一种默契,超越了最亲昵的互动。

暧昧,她美丽的双眸中,总是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光彩,像是深邃的宇宙中成千上亿的繁星,不停的变换着色彩,争相夺艳的发光。情不自禁,让人爱上那种光芒,她可以抚媚撩人,她可以热情逼人,她可以调皮逗人。

舞伴,是一种很玄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介于情人和朋友之间的奥妙,不是暧昧。有很多时候,却让人迷惑,到底那是友情?还是奥妙?还是暧昧?还是……爱?当关怀,默契,日渐成熟,会不萌芽吗?

是有例子,曾经听舞者这么介绍:『她是我的舞伴,另外这边,她是我的太太。』

鱼曰

◎ 广场连接 7 个游客散播流言

鱼啊鱼啊鱼,古人说我不是你,不应该明白你的快乐。
我啊我啊我,我不服气,可是一堆枯骨说的话我又何必耿耿于怀?
鱼啊鱼啊鱼,不如把你的快乐告诉我好吗?我去反驳他。

鱼儿问:『跟一个死人,斗什么气啊?』
我回答:『你管我,你不是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为你和他斗气。』
鱼儿说:『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不明白?』
我回答:『……』
我答不出来,因为我一厢情愿以为鱼不明白。

我发问:『你为什么快乐?』
鱼儿答:『因为有你站在我这边想为我平反。』
我发问:『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反驳他?』
鱼儿笑:『跟一个死人,斗什么气啊?』
我想说:(他自以为是,我想为你喊冤。)
鱼儿说:『我的快乐不需要让别人来决定。而且有你知道,我很满足。』

鱼啊鱼啊鱼,古人说我不是你,不应该明白你的快乐。
我啊我啊我,我不和他争辩,我不明白又如何?
你是快乐的,就是快乐的。
快乐,不靠他人来决定,管他智者愚者。想太多的人,不会快乐。
为了鱼的快乐与否也可以争论,我觉得,古人应该也是不快乐的,他想太多。

你问我:『你不是古人,你怎么知道古人不快乐?』
我回答:『你想太多了。』

我想把我的快乐告诉鱼,我相信鱼明白简单的快乐。

小白弹珠

◎ 广场连接 8 个游客散播流言

树荫下,孩子们藉着树荫的庇护,大声尖叫,为那一颗白色的弹珠雀跃万分,摩拳擦掌,誓要把它赢回去不可。嗯,一定要把小白弹珠打出圈子外,把它带回家。

小白弹珠,它总是带着让孩子们为之深深着迷的光泽,奶白色的光华表面上,红绿色的线条,乱中有序的交错着。

小白弹珠,它静静的,无助的躺在沙地上的那一个圈圈里,在它身旁,一颗又一颗,杂乱无章躺着不起眼的平凡玻璃珠子。它的美丽,超然的鹤立鸡群。

我是那一个把小白弹珠放在圈子里的人。那一天,小白弹珠是最后的赌注。那一天,状态出奇的糟糕。那一天,所有弹珠都让朋友赢走了。那一天过后不久,我们这一群孩子从小学毕业。

我仍然记得那时候的心情,没有不舍,只有出奇的释怀。是不是当我们在狠下心放下,放下那一些我们以为我们会不舍得的物事的时候,我们才会明白,其实,舍,并不难。

或者,是因为我已经长大,不再迷恋弹珠。或者,因为那其实不过是一颗弹珠,而已?

小学毕业过后,我没有再碰过弹珠。后来我发现,原来,弹珠除了是孩子们耍乐的小玩意儿,原本是装饰鱼缸的装饰品。现在,人们都用珊瑚,小石子,人工培育水草,和各种精细的雕刻品装饰鱼缸了。

现在的小孩子,不晓得会知道弹珠是怎么玩法吗?

那一颗小白弹珠,还正在被它的新主人珍惜着吗?

第一次情书

◎ 广场连接 6 个游客散播流言

妳略带威胁的语气警告我,不要让妳习惯每一天早上的早安,不要让妳习惯甜言蜜语,不要让妳习惯我。我却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就想要把微笑挂在妳的脸上,希望妳的每一天,都有一个美丽的开始。

已经忘记了怎么开始,只记得是因为那一天,妳问了我一句『你会怎么形容我?』

我於是写了一段文字,这么形容妳『成全我完美世界的女神』。我们第一次传简讯的时候,我就已经开玩笑的叫妳女神。只是我不晓得,是不是命运在操控着这一场玩笑,还是我?或者妳?

妳却坦荡荡的说喜欢,妳说这是妳第一次收到情书,我感受到妳的喜悦,於是乐此不疲。总是有意无意为妳写一小段,我情不自禁上瘾妳的赞美,於是,在字里行间更加不自觉挑逗。

开始分不清楚,挑逗妳,是为了妳的微笑还是我的欲望。

在梦中,妳偶尔浮现的迷人笑容,我把她记下来。妳偶尔出现的热情,我把她记下来。妳偶尔对我细嗦低语,我把她记下来。妳的一切,我把她转化成魅惑的文字,在每一个早上,传送给妳。然后期待妳醒来,期待妳微笑,期待妳叫我一声宝贝。

还记得吧?那一次挣扎。那一天早上,我想,是那一段日子里,我第一次没有给妳传简讯,第一次忘记,我到现在都不敢肯定,是因为挣扎,还是故意忘记。

然后,我收到妳的简讯『今天,是你第一次没有发简讯给我。』我还记得,那天,我望着手机屏幕,站着,发愣了好久……

最近,有好多好多回忆,今天,我突然很想念妳,我想,应该也为妳写一篇纪念。为妳做的那一切,我觉得,是这么多年来,我做过最浪漫的一件事;真的,那一些,完全属于妳,和我。

最后,我想告诉妳,我说要删除的那一切,我偷偷留下了妳说过,最喜欢的简讯。现在看着它,竟莫名其妙感动了起来,原来,我曾经这样触碰妳的心,原来,我曾经这样拥有妳。

自成一格的高尚

◎ 广场连接 6 个游客散播流言

在幽静的路上,街灯穿过树枝与树叶之间的隙缝,在平坦的路面上勾画出迷幻的图形,我开车驶在这一副变幻无常,无边的艺术品,掠过身边一栋又一栋的,风格优雅高尚的房子。

这里,新兴高尚住宅区的外围公路。几天前一个早上,我在这一条美丽的马路旁边,眺望着不远处,山腰上的大字,翠绿的山坡,在那一座小丘上,一丛林荫的绿林在空气中点缀着清新。

面对着悉心修剪的小花园,蜿蜒穿插在花丛间的跑道,在花香间飞舞着美丽的花蝴蝶,忽上忽下,细嗦说着啪嗒啪嗒的花语,宁静中让人精神一振,放心的望着在不远处嬉闹的孩子们,这是不是一个毗邻天堂的地方?

在这个晚上,我回访这个住宅区,多了那一丝的神秘,淡黄色的灯光映照在尾随着我的小小沙尘,和身不由己的落叶,在似幻似真间,像是在轻盈的起舞,在微微朦胧的沙尘中,有着精灵般迷幻的美丽。

这里,离开贫民区不远,在进入繁华喧闹的大都市之前,它座标在天地之间的那一条分界线,在傲视着周遭的小山头上,高调的,沉默的,宣示着自成一格的高尚。

这一篇,是记录前几天进入某个高尚住宅区,和今天午夜时分再次经过的感受。我不说是在哪里,因为他们没有给我广告费。

飘远

◎ 广场连接 8 个游客散播流言

望着蔚蓝的天空中,我问『你要往哪里去?为什么走?停留在我手中不好吗?不好吗?不要走,好吗?』

你继续沉默不语,自顾自的仍然朝向未知的蔚蓝中飘去,摆脱我的视线。在有白云作伴的地平线另一边,你会不会偶尔怀念那双曾经握着你的手?会不会偶尔想回头?会不会累?会不会?

仰着头,望着阳光逐渐刺眼,闭上的双眼中隐约可见你的残影,仍然是那么的多彩缤纷,在轻轻的左右摇逸,我望着入了神,忘了你早已离我远去的事实。

我猜想,旅途中,你会看到什么?会遇到谁?你降落的那一个地方会是怎么样的一片原野?会不会是你可能会迷恋的大海?充满生命力的山林?或者会是五彩繁华的大都市?

我思索,如果你停驻,会是因为你终于找到了你爱的那片海阔天空,还是终于觉得疲累了?如果你仍然怀念那一双曾经小心握着你的那双手,你,还有力气回来吗?

不小心松手,你就这么走了。

望着蔚蓝的天空中,逐渐飘远的气球,我问『飘远的你,还有力气回来吗?如果你想要回来的话。』

放弃,抱怨

◎ 广场连接 10 个游客散播流言

一句『我不行了。』然后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赌气不走了。

放弃,是如此的容易。抱怨,更加容易,通常,都紧随着放弃的脚步,不,抱怨,在放弃的那一刻从天而降,再将失败者重重压入地狱里。

在炼狱中眺望高高在上的天堂,那原是温和的光芒顿时耀眼,刺入淌血的伤口中,痛苦,随着血液传遍全身,然后亿万条承载着微细刺痛的血管回流心脏,万箭穿心。

抱怨,啊!成功的人总是有天份,有机会,好运气,得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却窝囊倒霉处处碰钉子遭人唾弃背后插刀遇人不淑。

挣扎,身边不绝于耳的怒号,狂乱,嫉恶,重叠,放大,倍增。在近乎绝望的喧哗中,那深不见底的深谷里,恐惧在蔓延,在散播,弥漫,掩盖一切希望,在黑暗中冰冷的宣判绝望。

人性脆弱,害怕失败,於是勾心斗角,往上攀爬,过程中不择手段。最终伸出那沾染血腥的双手,染指那看似已经伸手可及的乌托邦;距离,现实,却仍然残酷。

再次抱怨,时不于我,天意弄人;怨气再次燃起,波及周遭一切。

遥远的云端上,成功的人看着,轻叹一声。

成功,是在跌倒的时候,努力再站起来。
失败,是在跌倒的时候,将其他人踩下去。

放弃抱怨,再站起来。失败,没有想象中可怕。

Shall We Dance?

◎ 广场连接 4 个游客散播流言

让灯光转淡吧,我们的世界里只需要有我们的影子。无视那企图蒙蔽双眼的黑暗。我们的行云流水,是因为熟悉,和默契,不需要言语,妳会知道我想往哪里走,我会知道妳会怎么样配合。

轻轻一个转身,妳贴着我在空中画出的那一道弧线,旋转,我也旋转,不断在空气中画出一个又一个圈圈,快,慢,快,快,紧追着,紧贴着,我们二而一,一而二。妳,化成了我身上的一部分,我亦然。

在舞池中,像优美飘动的云海,像自然流动的小溪,一圈,又一圈,滑过了他身边,她身边,他身边,和她身边。不因那微弱灯光的闪烁,他,和她,和他,和她的面容变得不清晰,只因,我的世界中,只有妳。

因为妳的信任,我放胆将妳奋力一甩,为妳,成为支撑,让妳展示那傲人的曲线。力与美的结合,轻轻一挑,妳翻身而起,空气被划成两半,那一道消蹤即逝的裂缝中,布满妳的阵阵幽香,迷惑着每一颗心。

让每一个音符都渗入汗水里吧。让每一个音阶都融入皮肤里吧。让旋律引领身体吧,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我们只需要闻歌起舞。我们,可以无视周遭的黑暗,无视周遭或惊讶,或忌羡的眼神。

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毫无保留让给音乐的魔法,淋漓尽致,舞吧。

Hi, Shall We Dance?

恵美,从此,继续,这样……

◎ 广场连接 10 个游客散播流言

走了。我没有送机,恵美不准,我也不敢。她不要我看到她流泪,我不忍心看她流泪,我们却什么也没有办法做,不能挽留,不能安慰,不能任性,不能,不能。

飞机飞走了,是哪一架飞机载走恵美呢?我的心揪着,是对任性,不顾一切任由惠美进驻心里的惩罚吗?曾经,我怀疑这是激情释放的毒药,可是,是什么让我们都不愿意拒绝?是明知故犯。


靠着翻译器,我们在网上苟延着脆弱的联系。

她说,冬天来了。马来西亚的天空却仍然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她说,有点点冷。马来西亚的窗外却炽热得让人透不过气。
她说,想念马来西亚的温暖。
我,却没有办法将马来西亚的阳光速递给她。
她说,想念……
我,也始终没有办法将任何温暖速递给她。

好多个夜晚,这样子,一直是这样子,一直是这样子,一直,一直,一直,到有一天,有好几天,好多天,好多天,无法登陆ICQ,好多天,好多天,没有收到恵美透过网络传输过来的思念。

手机响了,一个日本的简讯。恵美诉说无奈,我也无奈,国际电话的昂贵,国际简讯的昂贵,让我们之间的联系继续薄弱。

我告诉她,我没有办法维持,她哭了,我努力掩饰。假装,真的让人好难受。假装不在乎,更加的令人难过。我继续假装,我认为,这样对她最好,所以一直假装。可是却任性的,无法完全舍弃。

好多个夜晚,恵美的悲泣,在脑海里徘徊着,不能散去。

手机遗失了。

从此以后的每一个夜晚,再也听不到恵美的声音。恵美的悲泣,却继续在脑海里徘徊,不能散去。记不清多少个夜里,回忆着,怀念着,恵美的一举一动,笑腼,泪水,可爱,调皮,羞涩,一切。

我来不及告诉她,我一直都在假装。我来不及告诉她,我一直都很在乎她。我来不及告诉她,很多,我应该告诉她的事情,很多我不应该隐瞒的思念。

从此以后的每一个夜晚,恵美的悲泣,一直在脑海里徘徊。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微弱,模糊,然后……


岸本恵美特别篇
从此,继续,这样
然后



♥♥♥With Lov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