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 广场连接 0 个游客散播流言

二零零七年六月oraclesquare.blogspot.com
二零零七年文章数263
二零零八年文章数312
二零零九年一月oraclesquare.blogspot.com迁移至ora.my

两年来,访客人数难以计算,无论你是谁,潜水的,留言的,无论你是不是有出现在这一副百面图里,衷心感谢你一路来的支持,让我们在这一个虚拟的网路世界里,遇见,期盼你光临ora.my继续这一份难得的情谊。

大马部落主题曲中的一句话:因为文字我们来到这里。

再次,衷心感谢你。

旧文章不迁移,想要回顾的访客请至边栏查阅广场文章归档

强势女人

◎ 广场连接 1 个游客散播流言

认识这么样的一个女人,她有想法有主见,经济能力不差,也有几分姿色。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总说,姑且先不论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好男人。我始终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不一样,不应该成为争执的理由和互相攻击的理由,了解,并尊重这一份不一样,你会发现,世界其实并不那么令人讨厌。


继续阅读

白色钟声

◎ 广场连接 0 个游客散播流言

由远而近的唱吟着喜悦,一下,一下,犹旋在耳际,它轻轻的勾起了人们的心儿,随着那一下,一下,响彻云霄,慢慢的,轻轻的,飘离烦嚣,飘浮云间。


继续阅读

新居入伙

◎ 广场连接 0 个游客散播流言

有一点点按奈不住的兴奋心情,期待……

忙碌是为了什么?好多人都问,是为两餐温饱,还是有片屋瓦遮风挡雨?我想,都是……都是,人,最原始,最基本的要求,不就是活下去吗?然后,慢慢,想要活得更好。


继续阅读

阖家团圆

◎ 广场连接 0 个游客散播流言

我们都累了,都疲倦了,一身的沙土,满身的伤痕累累;却仍然同时朝着笃信着的理想拔腿狂奔。

一路上,亦敌亦友,我从来不敢肯定你是否有在心里计算我;而我,悄悄的将私心藏在面具底下,一副笑容可掬;同时在这一条朝向未来无限延伸的路上继续并肩狂奔。

跌伤了,互相扶持,未及痊愈又再摔一跤。

继续阅读

跳跃着的汗水

◎ 广场连接 2 个游客散播流言

我喜欢在空气中弥漫着的活力,她是随着旋律一蹦一跳,用力量和优雅散播羡煞旁人的艺术。

在镜子中看着倒影,看着倒影中的倒影,倒影中的倒影的倒影的倒影……有着万花筒的精彩迷乱,却,乱中有序。我赞叹那一种默契,一场聚集万人的舞宴就是如此吗?不,我想并不……镜子中的妳,没有妳的生命力。

于是,妳和他和她和我和你,对着倒影和自己竞争。默默立誓,一定要比你更优秀,脚步要比你更扎实,旋转要比你更完美;更要比任何人更优秀,更扎实,更完美。

为着这一个对自己的誓言,迈步追自己的极限;不累,不累,即使偶尔迷茫。不累,不累,即使偶尔跌倒。不累,不累,真的不累,看看脸上那满足的微笑。继续追吧,追那遥远却实在存在的极限,即使大汗淋漓。

就让汗水也带着跳跃的旋律吧,让它们都闻歌起舞吧,让它们飘散,飘洒,在空中化无数的色彩,自由的旋转,飞洒,摇摆,跳跃……以我为中心点,公转,自转,加速公转!加速自转!再加速,再加速,迸裂成耀眼的超级新星吧!

我喜欢在空气中跳跃着的活力,我喜欢在空气中飞舞的色彩,我喜欢在空气中闪耀的火花,我喜欢这种汗水,跳跃着的汗水,跳跃着的艺术。

粉红色的指甲油

◎ 广场连接 4 个游客散播流言

『你喜欢我搽粉红色?』女孩问。

『唔……』男孩低着头,在女孩纤细的指缝间轻轻抚弄。十指互相交织着温柔默剧,温暖沁流着。

『如果有一天我不喜欢粉红色了呢?』

『唔……』男孩仍然低着头,往女孩的指尖处轻轻捉了捉,隐约有些微儿的慌张。

『不……』男孩顿了一顿『不,妳……不会……』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粉红色的指甲油并没有在记忆中泛黄,偶尔想起,那段带着新鲜桃子鲜艳浅红色的记忆,依旧散发着如昔的清新芳甜。

『还会想念她吗?』有人问男孩。

『不会。』

『真的不会吗?』

『唔……』男孩惯性沉默,眉头紧蹙的模样似是若有所思,却未知为何,虚缈感在心底迅速累积,层层叠叠将人淹没,然后满溢……在晕眩中却似乎又嗅到了一阵清雅的粉红色甜味。

『唔……只是记得而已……』男孩说的缓慢,予以人深思熟虑之感。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清秀微甜的粉红色,没有在记忆中泛黄,只是在现实中,它渐渐成长,渐渐成熟;我斟酌,是不是应该用成熟这一个词,那或许,可能,大概只是一个改变而已。

粉红色,在很多年以后,变成了带着媚惑,垂涎欲滴的艳红色……女孩,是妳长大成熟了吗?

『唔……』女孩意外的沉默了。

『你认错人了,我是女人……』女孩,不……女人最后说。

我伸手去捉,在慌乱中只捉住了一把血一般,艳红色,妖艳的气味,她在掌心里闪耀着挑逗的芬芳,我于是让她迅速将我们之间的一切过去燃烧殆尽……

2009

◎ 广场连接 7 个游客散播流言

谈不上什么新年新目标。

只是最近都不自觉思考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就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一个很多很多人都曾经问过我的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走文字创作这一条路?』

很多次很多次,都听到身边的告诉我说很羡慕我行笔如流。无法对这一种赞美有什么回应,那会是近乎不可一世的炫耀,我深深知道。

我不是一个书香世家出生的子弟,不是一个喜欢上语文课的好学生,不是一个相信读书比化妆品更能去除面目可憎的爱书人。

严格说起来,我不具备一切文人的条件。

古代文学,我没有研究,《满江红》我只念得出第一句“怒发冲冠”,《木兰辞》我基本只对最后一句“安能辨我是雄雌”有印象。

近代文学,我也没有研究,朱自清的《背影》,我没读过,了解程度和你和他一样只对那一句“不带走一片云彩”朗朗上口;鲁迅的《汪洋中的一条船》也是被老师软硬兼施的逼着才看完,还写了一篇为了搞对抗,不知所谓的阅读报告。

现代的作家,张小娴,刘墉,深雪等等一众名笔的作品,我没有一本有看完。当红的九把刀,我连他的作品的《序》的第一行的第一个字都没有看过。

对于中国四大名著,我反而对被搬上电视的连续剧,电影荧幕上的大场面,更熟悉。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我没有认真学习过任何语文知识,我不是一个典型的文化人。

为什么我写的出那一堆东西?我是无师自通。

无师自通,我不晓得这样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天才?我不这么认为,也不这么承认,我始终相信,文字创作,没有谁比谁好,没有,就像任何一种艺术创作,只有谁和谁不一样,没有谁比谁好……只是我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的轻而易举。

谈不上什么新年新目标,我想,应该是时候好好思考一下了……

烟火!

◎ 广场连接 1 个游客散播流言

把引线点燃,看着引线一分一分短
这一种心情,叫做兴奋,叫做期待
一瞬间的火花,照亮天地间,在短短一瞬间
一瞬间的火花,怦然一声响,怦然心动

我爱那一种七彩缤纷
它像似无数希望迸裂而成的抽象画
想把它取名希望
祈求它为你我他的前路茫茫护航
让我平顺,让我安稳
在走向未来未知的路上

这一天,我又看见了烟火
它却为何带着呛鼻的硝烟味?

把导火线点燃,看着国土一寸一寸残
这种心情,叫做难过,叫做绝望
一瞬间火花,燃烧天地间,在短短一瞬间
一瞬间火花,平地一声雷,鬼哭神号

我惧那一种乱七八糟
它像似无数噩梦集结而成的抽象画
没有办法定义这一种绝望
想祈求一个给你我他的平静夜空
不需要希望,只希望不要绝望
在走向未来和平的路上

这一天,我们都看见了烟火
在地平线那一端将夜空点亮
它被取名为国破人亡

烟和火,代表着的是希望?还是绝望?

仅将这一篇,献给遭受以色列炮火蹂躏的人们
祈求一天,希望的烟火能够在加沙的天空绽放
让一片歌舞升平为和平伴奏

我也想搞大道

◎ 广场连接 4 个游客散播流言

富者越富,就是这个道理。

这些年来,大道建了一条又一条,合约签了一份又一份,然后附加上一些因为扩建,维修等等各种名目的附加合约,延长收费,因为我们越来越有钱,国产车买了一辆又一辆,所以路不够用。

好事!好事,证明人民越来越有钱,富者越富,就是这个道理。

这些年来,我们习惯了马币数以亿计的赔偿金额。政府给予大道特许经营公司一次又一次,耐人寻味的巨额赔偿,见惯不怪。

好事!因为人民越来越有钱,对于这种大数额习以为常,好事!

政府应该觉得人民很有钱,真的很有钱!
所以有时候,政府拿人民的税款借钱给特许经营公司,免利息!
所以有些合约,特许经营公司如果违反,或者不能履行合约,政府又拿人民的税款替特许经营公司偿还欠银行的债务!

我想说,其实我很穷,亲爱的国政政府,请你让我搞大道公司吧!借钱给我!免息!保证我赚钱,不然你赔!

不然贷款给我入股!免息!我不要做的时候政府赔偿我的损失,偿还我的债务,就可以了。

ps:结果马青的回应十年如一日:『我们研究之后再回应』
(政治暗语『我们先回去对稿才来异口同声。』)

最后,我爱马来西亚!我是爱国的!!

连接(希望不会被拿掉):
文件解密.穩賺不賠,大道公司吃定政府
林立迎:莫名其妙,公司違約政府賠償
蕉賴加影大道禁調收費,政府賠逾1億
檳城大橋特許經營合約,僅闡明政府單方賠償
張念群:受政府保護,特許公司穩賺
白蒲大道與政府,平分盈利條件苛
王乃志:研究合約內容,馬青將設專案小組
加影外環公路,貸款3億8000萬免息
公佈合約諸多限制,拉查里否認欠誠意
無需排隊查閱,議員黨要享優先權
工程部長:負擔大,無意購回經營權
潘儉偉:合約闡明,政府有權收回經營權
未能及時送往圖書館,南北大道合約公佈慢
15年合約可漲130%,莎大道今年起至RM2.50

小花

◎ 广场连接 1 个游客散播流言

悄悄的藏在阴暗的角落里,有一点点自鸣得意的探头看阳光,然后慢慢长大,为这一个小小的角落撒一点点的俏丽,和生命力。

细心留意,这样子的小生命啊,举目皆是。

在狭缝间,就着那一点点沙土的抓力,艰苦却不苟延的抬头挺胸,去追那狭窄的阳光。凭藉着无穷的意志,坚韧不拔的向陡峭的悬崖,苛刻的大自然风沙挑战。

渺小?又如何?努力活着,谁能说那是渺小?你看到了那一点眼前一亮的灿烂吗?

最最最醉人的花野也得靠这一朵小花,成千上万争相点缀方能成就这一片一望无际。不计较谁更艳丽,不计较谁更茁壮,不计较谁更灿烂。

渺小?又如何?努力活得更好,谁能说那是渺小?你看到了那一片感动人心的灿烂吧?

天际边莫测神秘的天河,用亿万光年的智慧,也只告诉我们同样一个秘密,同样一个道理:最摄人心魄的伟大,也是靠渺小一点一滴累计。

失望

◎ 广场连接 7 个游客散播流言

二零零九年的第一天,还真是一个好的开始,谢谢了。


原来,失望是这样子的。想一想,有多久没有这么样对一个人失望了?

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拗不出一个牵强的理由让自己去阿Q一下,原来我们对于朋友这个名词的诠释竟然如此的不同,原来我们对朋友的态度,竟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我以为,疏离只是因为距离;可是我自问未曾因此而放弃维持友谊,也许缺乏了贴近的关怀,也许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天南地北,也许……也许?我甚至不禁这么认为,从一开始就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我开始质疑,是我的问题吗?贯彻始终的将一个人当成朋友,或者我现在应该说『一厢情愿的将一个人当成朋友。』

我真是彻头彻尾的败给你了。

如果不是,那么是你的问题吗?原来那些曾经的欢笑都是假的?原来夜阑人静的心情细述都只是演员对白稿?原来那一些你来我往的互相调侃,却是真的?原来,你是说真的,我开始相信,你是说真的。

二零零九年午夜零时廿分,
我想我应该开始相信,你说怕我会破坏你的婚礼,是真的。
我想我应该开始相信,你说怕我不自量力爱上你,也是真的。

我却一直天真的以为,我可以相信,我们至少还是互相关心的朋友。

结婚了那么久,却完全没有通知我,我不是没有追问,是不是?如今竟然是在那么多人都知道之后,辗辗转转,才传到我这一边,想问一句『这一个消息,这么不可告人吗?』

我想我应该开始相信,你说认识我是天大的不幸,是真的!对不起了,给你造成那么大的困扰,亲爱的朋友!

二零零九年的第二天,延续了第一天的心情,谢谢你了,朋友!!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