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声音—prologue》

一直很想将她的事情写下来,却不晓得该从那一个部分开始写起;从认识她的经历开始吗?那实在是没什么惊喜的,平凡得我几乎无法回想,我是怎么认识她了。

这么一提,我是怎么认识她的?还真想不起了。

不如先说一说她吧!

她叫做艾琳娜,嗯,她说她的中文名字不好听,不许我提,就叫她艾琳娜吧;艾琳娜是一个很多话的女孩,一开口可以一直说个不停,也不理我是不是就能听懂,也不理我是不是根本就无法听见。

她说话的时候,总免不了一番比手划脚,还绝对少不了的,就是她那可爱夸张的表情,有时候啊,真的想让人情不自禁捏她一把然后告诉她说『妳真是可爱得太离谱了!』当然,我从来都没法子对她说出这一句话。

艾琳娜,是一个音感很强的女孩,她爱音乐,爱一切和音乐有关的东西,我想,我应该可以用“一切”来形容;她告诉我,有一天,她要为自己编写舞台剧,要自己编舞蹈剧,要给我看。她说啊,听不懂,舞蹈总看得懂吧?

我和艾琳娜是一个很强烈的黑和白,我对音乐……不,我甚至对声音反应迟钝,也因为这样,我对声音,对音乐,对旋律一无所知。对于她的这一番话,我也只能不置可否的傻笑。

她说,她相信就是因为我对声音不敏感,所以对肢体语言的感受,一定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强,所以要把声音,要把音乐形象化,变成表演,变成舞蹈,让我看。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可是我仍然只能对着她笑,很勉强想从口里挤出几个鼓励的字,最后,我也只是比了一个手势,告诉她『加油!』

『唉哟……你再不开口说话,以后就真的说不出话了啦!』

说话直接,也不晓得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尤其对我这么一个不会说话的人来说。

艾琳娜说话直接,话总说得比脑运转得快,我知道她无心,所以也不去怪她,其实,我也不忍心去怪她,也就随她说吧。说着说着,她就站了起来,在椅子旁小小的空间做了一个旋转……裙摆在空中画着小波浪,起伏旋转着。

『嗳!我…………』她停下来,突然问了我一句话。我却仍然晃神,一下子没留意她问了些什么……记得吗?我提过说,我对声音反应迟钝。

被她这么一问,我赶紧回过神来,发现艾琳娜瞪着眼睛看我,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艾琳娜还调皮的扭着颈项,歪歪斜斜的,这么还不够,还挤眉弄眼的逗我,十足一个淘气的小捣蛋。

良久,艾琳娜见我像个呆子那样一直看着她,才大力往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下说『哎呀!忘记你听不到。』
说摆,她对着我一字一顿的问了一次,我仍然听得不甚清楚,可是从她口唇的噘动,我看的出,她说『嗳!我刚才那样子转,好看吗?』
我望着她,嗯……发现她还念了我一句『跟你讲话就是麻烦啊。』

艾琳娜,就是那么直接,没错,我有重听证,这就是我对声音迟钝的原因,虽然不很严重,仍然可以听到一些声音,可是却不清楚,说得稍微快一些,或者稍微小声,那和没说没两样。

我一直没有搞懂的一件事情是,为什么她,艾琳娜,要和我分享她在音乐,在舞蹈上的喜悦?她滔滔不绝的梦想,她想要感动人心的心愿,她想让举世注目的愿望。这一切的一切,都和我无关,我只是想静静的过我的生活,不需要声音,不需要音乐,什么都不需要……

2 个游客散播流言:

小泽 (DSvT) said...

能有一位愿意与你分享自己喜乐的朋友,记得朋友对我说过,人与人之间只是淡淡之交,无需说太多自己的事,让我感觉好像日本人,全是表面功夫,太假了~

也许你能尝试听听古典音乐,轻轻的音乐在家里漫游的感觉非常好,也许,也许你该试试~

Oracle 欧洛格 said...

这个纯粹是故事而已,不必太认真建议。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