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女儿红

这一篇是写关于我和酒的故事,和真正的女儿红没有关系,为什么又标女儿红为题?看完就知道了。

家人向来滴酒不沾,除了DOM这类保健酒,家里再怎么找不到任何含酒精的饮料。

还记得我生平的第一瓶皇帽,在昏黄的灯光下,台上的歌手悠悠的唱着歌;名歌餐厅显得有点孤寂,连晚霞都似乎余光未退……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这种时间被称为Happy Hour,这样的形容词真是好讽刺。

那晚之后,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每一个星期的同一天,同一个时候,同一张桌,同样一瓶酒,同样的女歌手,同样的我,我们不约而同准时出现;同样的心情和距离,同样的感觉一直维持到餐厅打烊;同样的那一个酒瓶,承载着复杂的思绪。

开始喝酒,因为女人,到后来戒酒了,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破了酒戒,那一晚喝掉了一瓶兰姆酒,那一晚我发现原来酒并不能把人麻醉……当心已经麻木的时候。

那一晚我还忘记算钱就走了。

有点怀念那时候那一种浅尝即止,让那点点苦涩慢慢的滑入喉咙中的感觉……离我很遥远了吧?那一间名歌餐厅也不在了。

为什么标女儿红为题?因为我的酒缘一直都和女人扯上关系。

6 个游客散播流言:

Eleanor said...

我从来不相信,酒精可以麻醉任何人。

Sheali~雪莉~ said...

那么多愁哦?

Oracle (欧洛格) said...

eleanor:能醉人,不能麻醉。

雪莉:呵呵……因为发现自己酒戒破到很厉害下。

小丑 said...

这故事有几集啊?

哈哈哈。

鲁比 said...

为什么要戒酒?酒,只要喝到适可而止就好了。我也甚少会用酒精来麻醉自己(除了最近,才发觉酒还真的是不能把人麻醉〕

一直以来我都很享受喝酒,我看我是不可能戒酒的。

嗯,酱我有没有机会和你喝两杯?

Oracle (欧洛格) said...

小丑:呃……应该算写完了,哈哈。

鲁比:也不知道,反正就有一天醒来突然觉得想戒酒咯……

可是最近交际多了,发现其实还很难守戒叻……呵呵,尤其美女开到声邀酒,哈哈哈……

啊!我真是好没有毅力。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