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洛格广场已经迁移,点击这里进入新站点♠

被追稿事件

先说说我为什么有资格会被追稿,别看我现在都用些破烂的华语写部落格,我只是不显露真本事罢了*ahem*

呃!不是自恋的时候啦!当年也算是“写手”的我,在活动范围中也算小有名气,想到要稿,很多人会想到我*ahem*也当过文字组组长,不只负责编辑、选稿、校对、还负责排版等等等事项*ahem* *ahem*那时候我这个小组简直可以说是金字招牌,信心的保证。*ahem**ahem**ahem*

说完光荣事迹,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那么拽了吧?

话说某年四月,懒懒的我刚刚毕业,还没有找工,倒在家里懒懒的得过且过……

电话响……

◎=我,编=主编

◎:哈啰!Good morning~~虾米歹志?
编:是这样的,五月母亲节要到了,想跟你邀稿……(接下来他讲什么我也不太记得了,省略,省略。)
◎:哦!多长?
编:大概两千个字左右。
◎:easy!很快搞掂!(口气很大吧?)
编:稿费过后会给你。
◎:稿费小问题!信你的啦!白雪说过:我们讲心不讲金的,嗯!我认同。)

几天快快的溜过
电话响……

编:啊!那个搞几时可以好啊?
◎:就好了,我稍微修饰一下,今晚Mail你。(屁啦!明明是今晚才想开始写。)
编:哦哦!记得啊!明天截稿了!
◎:安啦!我那一次是赶不上稿的?(屁啦!你那一次不是最后一分钟的?)

可是……当天晚上电脑出状况,一直垮机……真是死火咯!还没有打好咧……(反面教材,以后不要临时抱佛脚,知道吗?)啊!不管了!反正手稿有了,最多明天拼上去编辑部交稿。

第二天一大早,早鸟都还没有醒的早……
电话响(死火,酱早来电话?)
编:没有收到你的Mail啊!
◎:哦哦……是酱的……支吾……支吾……嗯……因为……所以……然后……(做了亏心事就是酱。)
编:(!!)哇!不是吓我啊?我今天要上印刷厂啊!
◎:(OH!NO!你才是在吓我吧?)啊!酱不是来不及了!?(稿费见财化水,心痛ing)
编:没有关系,你先把稿拿来,我看可以放下一期。(我够大牌吧?人家死都要我的稿。)
◎:哦!!好!好!我飞车过去!(稿费失而复得当然要演戏一下)

N分钟后,我飚到编辑部
编:来啦……
◎:嗯……嗯……嗯(还是很心虚ing)
编:我看看稿?
◎:哪……

看了一会儿
编:(转身对阿谁)喂!你看这个!!
某:哇!好料!真的没有softcopy啊?现在还来得及传过去叫他们改!(我真是够大牌,死都要放我的稿。)
◎:嗯……嗯……不好意思,因为……所以……然后,所以真的没有。
某:哎哟!好可惜。
编:放下一期啦……啊!我要去印刷厂了!!

某:嗯……有一些事情…………
◎:嗯?是!是!请问什么指教?(心虚到酱)
某:我觉得可以………………(建议讨论ing)
◎:哦哦……可以!可以!我弄好电脑之后Mail给你们。(没死过,还敢用mail啊?)

于是又过了N日
五月廿X日

电话响
编:稿子来得及吧?
◎:没问题!没问题!等下mail给你!

这次是真的有mail过去了……

几天后

电话响
编:这几天你的电话都不通啊!
◎:哦!是啦!我去Redang嘛!(那天晚上我发完mail就去玩了)
编:啊!你mail给我的file开不到啊!(哇唠!不是啊!?)
◎:吓!?开不到!?
编:是咯!变成乱码……(我的天!吐血ing)
◎:可是昨天已经截稿了吧?(啊!我的稿费………………!)
编:是咯!
◎:怎么办?
编:没有关系啦……你那个稿我还是要,我迟点安排一个版位放。(我真是超级大牌,人家死都要我的稿。)
◎:哦!哦!那我save进USB拿给你……(稿费又再一次失而复返,真走运。)

最后那篇稿终于登了,在10月那期……如果是在五月或六月的时候登,会更有意义,真的。
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是很满意这一篇文章,如果你想看可以点这边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真的都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我其实并不是很在乎那些稿费,这篇文章中记录的,都是对爸爸妈妈的点点回忆,当时的我是非常希望这篇文章能够感动每一个读者的,真的……后来有读者反映,他哭了。

虽然,最后还是有收稿费。(╯▼╰)


3 个游客散播流言:

aLExpikachU said...

http://www.pigudabian.com/2007/06/13/tagged/

大事:$

天使 said...

先生,你真的超自恋。。。

Oracle (欧洛格) said...

天使:有没有吓到你啊?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oraclesquar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2.5 Malaysia License. all rights reserved to the author.
欧洛格广场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马来西亚许可协议进行许可。一切内容属于作者所有。